2020年1月3日

【鸿运国际(微信:ilieyun)】1月2日报道(文/八千、福尔摩望)

元旦前夕,一只“黎巴嫩凤凰”坐着私人飞机回家了!

这只凤凰就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前掌门人卡洛斯·戈恩,他是黎巴嫩的商界传奇。在这个一度竖起“我们都是卡洛斯·戈恩”广告牌的国度,戈恩享有着极高的声誉。但他同时也是日本执法机关的阶下囚,交了15亿日元(约合1亿人民币)保释金,受到日本警方、检方和日产私家侦探的三重监视,宛如笼中的金丝雀。如今,他又有了个“国际逃犯”的新身份。

他的“悄然”回国,刷爆了两国的新闻版面,造成了一国欢喜一国愁的紧张局面。

把金丝雀放出笼子,需要几步?

戈恩是如何躲过日方的严密看守,成功“金蝉脱壳”的呢?

我们先来看看摆在戈恩面前的几大障碍,除去上文提到的三重监视,保释期间,戈恩可在东京某指定住宅自由出入,但门口装有监视器,出门后有人跟踪,除非获法官允许不能在外过夜,接入互联网或其他通讯手段也被日本警方截断。其持有的黎巴嫩、法国和巴西三本护照也交由律师保管。

戈恩的妻子卡罗尔·戈恩却将电影情节搬到了现实,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她被媒体认为是策划整个计划的幕后人物,在一支乐团和一群前特种部队军官的协助下,成功将戈恩救出。

2019年12月底,戈恩在东京的豪华公寓内举办了一场新年晚宴,Gregorian乐队受邀前往。此次表演获得了日本警方批准,全程在监视下进行。而警察不知道的是,所谓的乐队成员其实都是前特种部队乔装的,他们此行的目的正是协助65岁的戈恩逃离日本。

表演结束后,乐队收拾乐器准备离开,身高167公分的戈恩藏进182公分的特制低音大提琴琴盒里,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开溜了。

图源:The Sun

乐队直奔大阪关西机场,一架私人飞机已等候多时。戈恩用假护照顺利出关,飞机降落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某个机场,戈恩在那里转机飞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在温暖的家中与妻子欢度新年。

飞机跟踪网站FlightRadar24显示,一架庞巴迪挑战者号私人飞机在当地时间凌晨四点左右抵达贝鲁特-拉菲克·哈里里国际机场。

图源:DailyMail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出逃期间,飞行员甚至没有意识到戈恩在飞机上。

上面这个故事并没有可考证的有力依据,但在黎巴嫩当地电视台MTV报道之后,这一理论便迅速传播。卡罗尔否认了这一说法,表示该逃逸故事是虚构的,并且她拒绝提供相关细节。

图源:DailyMail

不过,这已经不是戈恩第一次置身“间谍电影”。3月,为了摆脱记者,他假扮成建筑工人离开监狱。很快,他被媒体识破,遭到嘲笑,他的律师不久就为这一“业余乔装计划”道歉。

有一点或许是戈恩成功回到黎巴嫩的关键——他在保释时不需要佩戴任何电子监控设备。

凤凰归巢,一国欢喜一国愁

对于戈恩回到黎巴嫩,两国政府的态度截然相反。

黎巴嫩这边,俨然是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庆贺戈恩与妻子卡罗尔团聚(保释期间,日方禁止其与妻子联系),称其非常高兴重获自由。

而日本呢,却是乱成一团,不仅日本警方颜面尽失,日本法务省、外务省、海关和检警都面临着民众铺天盖地的指责。多家日本媒体集体讨伐戈恩,认为“戈恩已经失去了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称其“是个懦夫,是在蔑视日本的司法制度”。

图源:Twitter

对于戈恩一言不合就回家的“任性”举动,他在日本的律师团队对媒体大吐苦水:“我们一直在为戈恩的无罪辩护作努力,如今这样,我们真的想问问他为何要这么做。”

日本外务省表示,戈恩将被认定为“保释中逃亡”,将通过外交渠道与黎巴嫩政府协调沟通。东京地方检察厅也发布声明,已取消戈恩的保释,戈恩的巨额保证金将被没收。

然而……黎巴嫩和日本是没有引渡条约的,加上黎巴嫩政府对戈恩的坚定支持,戈恩被送回日本的可能性不言而喻。

此前提到戈恩的三本护照均由律师保管,因此他是如何出境的,也受到了多方关注,甚至被指责伪造了身份证件。东京前知事更是直接指责黎巴嫩政府介入该事件。路透社的两名消息人士称,黎巴嫩驻日本大使在他被拘留期间每天都进行探视。大使尚未对此公开回应。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副部长Agnès Pannier-Runacher表示:“我们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说,戈恩没有违反法律,“我们不允许外国公民违背法国司法系统”。但她指出,作为法国公民,他可以使用该国的领事服务。

黎巴嫩外交部12月31日发表声明,戈恩是合法入境,至于戈恩是怎样从日本出境的“完全是他个人问题”。

黎巴嫩内政部长更是强硬地宣告:“一只黎巴嫩凤凰是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

在这样混乱的态势下,主人公戈恩却是丝毫不慌,并将于下周开始与媒体进行沟通。他在声明中表示,他已经不再被设想有罪的偏颇的日本司法制度所束缚。那里歧视猖獗、基本人权被侵犯,日本应遵守的国际法和条约被完全轻视。他还表示:“我没有逃避正义,而是从不公正和政治迫害中解脱出来。”

落难内幕,日产惧怕被法国吞并

拥有巴西、法国和黎巴嫩三国国籍的戈恩曾经同时是日产、雷诺和三菱汽车公司的董事长。

他曾被视为日产的救世主,1999年3月,日产汽车濒临破产之际,戈恩领导的雷诺为其提供了资金(雷诺获得日产汽车43.4%的股份,成为日产最大的股东,日产获得雷诺15%无投票权股份),并结成联盟,此后戈恩带领日产起死回生,两年不到,日产变回全球获利率最高的汽车公司。

2011年,雄心勃勃的戈恩,正在准备打造自己的汽车帝国。根据他的计划,5年内,全球每售出12辆汽车中将有一辆是由日产所生产的。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需要坚持削减成本,日产也需要紧密地与雷诺进行合作。

然而,一些日产高层对戈恩的动机产生了怀疑。无论是日产还是雷诺的工程师,都发现用于单独开发各自车型的资金在不断减少。实际上,这样的政策迫使他们开展合作。日产内部人士担心,戈恩正在悄悄地将日产与雷诺进行融合。

日产前高管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内部的反对意见并未能引起戈恩的重视,因为他一手扶持了软弱温和的董事会,内部的监督机构甚至无权调查高管人员。

话语权不足早已使日产高层心生不满,日产在2017年初宣布由西川广人接替戈恩的CEO一职。对此,法国媒体痛批,日产过河拆桥,试图赶走雷诺。

其中有一点,雷诺与日产都很清楚——如果没有日产汽车股份的股息,以及分享汽车零部件和设计带来的规模效应,雷诺将难以独立生存。

因此,持有雷诺15%股份(曾高达19.4%,迫于压力降回15%)的法国政府希望维持雷诺与日产汽车之间的牢固联盟,并在2018年列出了希望进行合并交易的理由,但日产则是谋求在联盟中更高的话语权。也正是此举,刺激了反对派对戈恩进行调查。

此前,《华尔街日报》曾披露,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表示,他认为该公司的一些高管收集并向日本当局提交了不利于戈恩的证据,目的是破坏日产和雷诺全面合并的任何可能。

相关文件显示,戈恩在担任日产汽车董事长期间严重违反信托,同时涉嫌瞒报巨额薪酬、挪用公款、转嫁个人投资损失给日产、利益输送等违法行径。事发后,戈恩遭日产和三菱解职,随后向雷诺请辞。

戈恩否认了以上指控,辩称自己是无辜的,称强加于自己的“阴谋和叛国罪”是不可接受的。戈恩试图将雷诺与日产合并的计划,使得一些日产高层人士以及日本当局产生担忧,害怕他将日本工业实力的支柱变成法国的附庸。

但很快,雷诺、日产和三菱迎来高管大洗牌,重新任命了CEO、COO。

3月,雷诺、日产和三菱的新领导人在东京会面,宣布了该联盟的重组管理结构。在全新的四人管理架构中,雷诺获得两个席位,日产和三菱各占有一个席位。从本质上来说,法日双方将拥有平等的发言权。

雷诺也宣布了一项涉及法国凡尔赛宫的调查,用以确定戈恩是否在2017年将凡尔赛宫场地用于私人聚会。为了联盟的利益,戈恩在遭遇日产背叛后,又遭到了法国政府的背刺。

利益的漩涡中,戈恩成了牺牲品。是漫天过海、金蝉脱壳,还是相信还未来到的“正义”,站上法庭为自己辩护,戈恩选择了前者,无论最后是否被证明有罪,其辉煌的传奇人生终将留下一个国际逃犯的污点。

参考资料:华尔街日报、BBC、纽约邮报
首图来源:纽约时报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互联网投资机构 | 鸿运国际 互联网投资机构 | 鸿运国际娱乐 互联网投资机构 | 鸿运国际官网 互联网投资机构 | 鸿运国际娱乐官网 互联网投资机构 | 鸿运国际官方网站